筆趣閣 > 一世兵王 > 1578章 烏龍事件

  
      夜已深,位于尼亞加拉瀑布景區的博卡酒店,一片幽靜。
  
      博卡酒店是一家花園酒店,擁有一個很大的花園,綠樹成蔭、鮮花盛開,每隔一段距離都有各種造型的噴泉,環境極為優雅。
  
      酒店總共有一棟主樓和九棟獨棟別墅,遍布在花園的每一個角落。
  
      盡管夜已深,但酒店還有不少房間亮著燈光,不少客人在為今晚所發生的事情津津樂道。
  
      雖然他們都沒有看到今晚所發生的一切,但也隱約聽說了,有人在討論,有人在網絡媒體發布消息,還有人在網上向朋友炫耀自己見證了今晚這個神奇的時刻。
  
      這個時代,網絡讓人們很容易地連在一起,同時卻又像是一道無形的大門,將那些想要和你走近的人攔在大門之外。
  
      當然,對他們而言,只知道片面的信息,準確地說只知道發生了武者大戰,并且牽扯華夏和美國這兩個超級大國,至于具體參戰的是什么人,擁有什么實力,這一戰的意義等等,他們都是兩眼一抹黑。
  
      與他們一樣,伊蓮娜、戈丁柴爾德、安琪兒、伊麗妮卡和那些來自全球各大勢力的情報人員,大多數都還沒有入睡。
  
      與他們不同的是,伊蓮娜等人沒有在為今晚所發生的事情而震驚、感嘆,而是在思索這一戰爆發后,會對全球格局造成怎樣的影響,自己所在的勢力該如何在即將開啟的亂世中生存和發展。
  
      正所謂屁股決定腦袋。
  
      每個人所在位置不同,信息渠道、資源和自身的眼界、格局等等,都有著天壤之別,從而看待事物的角度也會有著很大的不同。
  
      唯一的例外是伊麗妮卡。
  
      身為英國王室公主的她,沒有去想這些燒腦的問題。
  
      她回到酒店的獨棟別墅之后,先是簡單地用了晚餐,然后便回到房間,沐浴了一番,此刻正站在窗前,望著幽靜的酒店花園,仿佛一尊木雕,一動不動。
  
      房間的燈是關著的,窗戶是開著的,這些都是她特地做的。
  
      因為,她通過秦風之前的暗示,判斷出秦風今晚會來與她單獨見面,故而一直在等秦風,那叫一個望眼欲穿。
  
      沐浴過后的她,只穿著一件浴袍,一頭金色的長發隨意地披在肩頭,尚未吹干,臉上的妝容已經卸去,純素顏的臉蛋依然精致得如同瓷娃娃一般,白嫩的肌膚吹彈可破,一雙筆直的大長腿露在睡袍下面,惹人遐想,玉足晶瑩剔透,指甲上涂抹著誘人的紅色,與嘴唇的顏色相映。
  
      她在沐浴過后,特地涂抹了口紅,這會讓她整個人的起色看上去更好一些。
  
      唰!忽然,一道破空聲響起,秦風的身影出現在窗戶外。
  
      嗯?
  
      突如其來的一幕,令得伊麗妮卡那美麗的瞳孔陡然放大,一臉的驚喜。
  
      那份驚喜,太過突然,以至于她直接愣在了原地。
  
      等她回過神的時候,秦風已經進入了房間,并且隨手關上了窗戶,拉上了窗簾。
  
      “親愛的,你終于來了!”
  
      伊麗妮卡回過神后,一下撲進秦風的懷中,緊緊地將秦風抱住,那感覺生怕秦風會瞬間消失一般。
  
      “我陪他們喝了會酒,來晚了點。”
  
      秦風能夠感受到伊麗妮卡的激動和思念,他這般說著,同時伸手輕輕摸著伊麗妮卡的腦袋。
  
      “親愛的,我沒有怪你的。”
  
      聽到秦風的話,伊麗妮卡連忙抬起頭,仰視著秦風那張早已鏤刻在她內心深處,讓她日思夜想的臉龐,“我只是太激動了”“抱歉,伊麗妮卡,這兩天沒法見你,而且讓你一直提心吊膽。”
  
      秦風聞言,望著伊麗妮卡眼窩出有著明顯的黑眼圈,而且眼球里的血絲,知道伊麗妮卡因為擔心自己,這兩天必然是沒有睡好。
  
      事實的確如此,自從在比弗利酒店看到秦風現身之后,伊麗妮卡就沒有睡過一個好覺。
  
      準確地說,她除了在洛杉磯飛往紐約的飛機上瞇了一會,就沒有睡過覺。
  
      心中那份擔憂,讓她睡不著。
  
      “親愛的,為什么要對我說抱歉呢?”
  
      伊麗妮卡凝視著秦風,眨了眨美麗的大眼睛。
  
      “”秦風無言以對,她能夠感受到伊麗妮卡眼神中的愛意和情動。
  
      果不其然,伊麗妮卡不等秦風再說什么,直接墊起腳尖,主動吻上了秦風。
  
      這一吻,伊麗妮卡主動而投入,她仿佛在用這種無聲的方式訴說著什么。
  
      一吻窒息。
  
      直到伊麗妮卡覺得自己呼吸困難的時候,才不舍地結束這一吻,精致的臉蛋如同意大利西西里地區的紅提一樣,紅得仿佛要滴出水一般。
  
      她的呼吸顯得很急促,身軀滾燙,如同爛泥一般軟在了秦風的懷中,像是在釋放著某種信號。
  
      秦風清晰地捕捉到了信號,體內的魔鬼像是瘋了似的,瞬間沖破自制的牢籠,彎腰一下將伊麗妮卡抱起,走向臥室。
  
      “咚咚”伊麗妮卡心跳如鼓,兩條腿不安分地動彈著,仿佛已經迫不及待想再次體驗上次那種美妙的滋味了。
  
      “等等一下,親愛的”然而就當秦風將伊麗妮卡放在柔軟的大床上,準備俯身開始下一步動作的時候,伊麗妮卡突然想到了什么,下意識地開口。
  
      “怎么了?”
  
      秦風盡管已經獸血沸騰,但強大的意志力讓他瞬間停了下來,有些疑惑地看著伊麗妮卡。
  
      “你你受傷了,可可以那個嗎?”
  
      伊麗妮卡想到了秦風的傷勢,關心地問道。
  
      雖然她很想和秦風瘋狂地摔跤,但絕對不能影響到秦風的傷勢。
  
      “不影響的。”
  
      秦風笑著搖搖頭。
  
      “還還有”伊麗妮卡聞言,又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
  
      “還有什么?”
  
      “我我可能懷孕了”伊麗妮卡低聲說著,臉蛋徹底紅透了,同時低著頭,不敢去看秦風。
  
      “懷懷孕了?”
  
      愕然聽到伊麗妮卡的話,哪怕秦風擁有強大的意志和一顆堅強的心臟,也是被驚得愣在了原地。
  
      因為,對他而言,伊麗妮卡懷孕,將意味著他有孩子了!“我我的那個已經超過一個月沒來了,應該是懷孕了”伊麗妮卡說著,鼓足勇氣抬起頭,紅著臉,羞答答地看著秦風,“親親愛的,懷孕了可以那個嗎?”
  
      沒有回答。
  
      秦風依然陷入震驚當中。
  
      因為,他壓根沒有想過,自己這么快就要當爹!“啊”就在這時,伊麗妮卡突然察覺到了什么,不由一聲驚呼,聲音很大。
  
      “怎怎么了?”
  
      秦風如夢驚醒,連忙扶住伊麗妮卡,一臉擔心地問道。
  
      “我我那個來了”伊麗妮卡小聲說著,腦袋恨不得埋進被子里。
  
      “”秦風聞言,直接瞪大了眼睛,一臉懵逼地松開了伊麗妮卡。
  
      伊麗妮卡壓根不敢去看秦風,而是飛快地用浴巾兜住下面,麻溜地下床,直接跑進了衛生間,并且打開了衛生間的燈。
  
      燈光下,伊麗妮卡的臉蛋到脖子都紅透了,那感覺恨不得立刻找個地縫鉆進去,今生今世都不出來了。
  
      身為英國王室公主的她,上次在梵蒂岡才和秦風進行第一次,結果剛才出現烏龍事件,那叫一個羞澀與不安!與此同時。
  
      秦風與伊麗妮卡所在別墅正對面的別墅里。
  
      伊蓮娜穿著紫色的睡衣,手中捧著一本書,但此刻卻無心看書了。
  
      因為,她剛才清晰地聽到了伊麗妮卡的那一聲尖叫,而在那之前,也清晰地看到,秦風偷偷潛入了伊麗妮卡的房間。
  
      “他和伊麗妮卡在那個么?”
  
      伊蓮娜隨手將書放到枕邊,忍不住暗問自己。
  
      沒有答案。
  
      燈光下。
  
      伊蓮娜那張美麗的臉蛋上爬上了一縷緋紅,同時身體有著一股莫名的躁動。
  
      天知道,她這一刻在想什么

33个号码选6个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