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最強兵王闖都市 > 第378章 葉總,我錯了
    洪秘書臉皮厚,不然不可能做到方志云大秘的位置,連忙看向柳蜜,之前那股子驕傲完全收斂,就像是一條哈巴狗一樣蹲在辦公室,叫道:“柳助理,咱們剛才說的合作意向?”
  
      柳蜜看向葉璇。
  
      葉璇冷冷道:“我已經說過,新美麗集團不怕事,方氏集團如果想來硬的,新美麗集團隨時奉陪,現在這里不歡迎你,洪秘書,請你離開。”
  
      洪秘書忙陪笑道:“葉總,別沖動,我錯了,我真的太沖動,對不起。”
  
      葉璇繼續忙工作。
  
      柳蜜在旁邊冷笑,暗道,早去哪里了,現在才道歉,心中同時感嘆,張云的影響力太可怕,只是上來走一圈,堂堂方氏集團的大秘書,居然點頭哈腰,不得不感嘆醫術的魅力。
  
      富豪再有錢又如何?
  
      一旦身患不治之癥,有錢也買不了生命,所以在張云這種醫生手中,其影響力多大,可想而知。
  
      洪秘書見兩女不原諒,明白再僵持下去,錢正國的慘狀便是他明天的結局,噗通一聲,跪在地上,大叫道:“葉總,我錯了,我有眼無珠啊,您就給我個機會,好不好?”
  
      柳蜜見洪秘書耍賴,心中鄙視,不過這招對自己沒用,她可久經沙場,不會上當。
  
      葉璇蹙眉。
  
      洪秘書苦求,哀嚎,十八般武藝全部用出來博同情,甚至最好最壞的打算,跳樓威脅,眼巴巴的看著葉璇。
  
      葉璇終于抬頭,看向洪秘書。
  
      洪秘書心中狂喜,暗道,只要肯看我,說明還有戲。
  
      “保安!”
  
      葉璇只是瞥了一眼,然后拿起電話,冷冷道,“辦公室有人搗亂,請他出去。”
  
      洪秘書表情僵硬,呆呆望著葉璇。
  
      很快,兩名保鏢進來,強行將洪秘書拖走。
  
      洪秘書不敢再放狠話,不斷的懇求,可惜葉璇無動于衷,沒多久,洪秘書直接別丟出新美麗集團大樓,坐在廣場上,衣裳凌亂,破舊不堪。
  
      內心生出一股怨恨,不甘心,洪秘書死死盯著大樓,很想叫人鏟平,葉璇算個什么東西,居然敢如此對我,等老子完成方董交代的事情,再找機會好好收拾你們。
  
      洪秘書從未受過如此委屈,尊嚴被葉璇狠狠踐踏,發誓一定要報仇,就跟錢正國當時的心情差不多。
  
      “洪秘書。”
  
      一輛商務車來到門口,車門打開,露出方志云冰寒的臉。
  
      洪秘書看到方董猙獰扭曲的臉,嚇得半死,事情沒有完成,無法交代,他可是很清楚方董做事風格,急忙道:“方董,您怎么還在這里,新美麗集團的事情我會做好的。”
  
      “葉璇同意了嗎?”
  
      方志云冷冷問道。
  
      洪秘書色變,訕訕道:“還沒有,不過快了,我提出一系列的合作計劃,新美麗肯定不會拒絕的。”
  
      方志云眼神閃過寒光,喝道:“到現在你還騙人,你被保安丟出大門,以為我看不見,我的司機看不見嗎?”
  
      洪秘書惶恐不已。
  
      方志云淡淡道:“從明天去,你不用來上班了。”
  
      洪秘書臉色唰的一下雪白,呆呆看著方志云,雖然對方看不見,但是那雙黑洞洞的眼睛,仿佛蘊藏著無比的寒意。
  
      “走,我親自拜訪張醫生。”
  
      車子駛向杏林春。
  
      洪秘書呆若木雞,喃喃道,完了,努力十年,留在方董身邊,如今失去所有。他無比后悔自己在辦公室說的狠話,當時只是氣話,以前經常做,人家不敢得罪自己。
  
      現在卻因為一句話,失去工作,失去一切。
  
      診所門口。
  
      方志云被人攙扶下來,走向診所。
  
      方志云畢竟老道,從洪秘書的語氣中猜到他可能得罪葉璇,不然以他的性格,早已經過來邀功,支支吾吾,意味著事情沒成,命不久矣的他沒有耐心等待,趕走洪秘書,便是做給張云看。
  
      張云肯定回到大樓門口的事情。
  
      方志云在司機攙扶下,走進診所,眼不見,卻感覺到診所有人,司機在耳邊輕聲道:“張神醫就在眼前。”
  
      張云正在與寧夫人通電話,目前還沒有豆蔻的消息,心情不好。
  
      方志云走進來,當做沒看見,這不是他的風格,不過方志云可不是好東西,自己對他客氣,拯救了他,指不定背后挨一刀。張云不會傻不拉幾的給自己樹立敵人。
  
      再者說,方志云與黃堃,也就是仇人合作,張云無論如何不能原諒。
  
      所以方志云,云省首富親自拜訪,張云沒搭理,教授零關于銀針使用焦急。零的實力有所欠缺,對付普通鍛體境界沒問題,但針對自己的敵人可不是普通電梯,可能有合氣境界,比如黃堃。
  
      銀針使用雖然艱難,但懂得點皮毛,可能有大用。
  
      張云故意將方志云晾在旁邊,道:“銀針技巧在用心,心眼所見,便是真實。你將氣勁灌入銀針,隨著精神力的運轉,可以氣由心發,目標便無所遁形。”
  
      零點頭,開始揣摩。
  
      司機攙扶方志云,見自家老板,云省的大人物,走到哪里都受到熱烈歡迎,前天還接見過市委書記,這種級別的人物,豈是張云這等小醫生可以相比的,但是張云表現太囂張,居然將老板晾在旁邊,簡直豈有此理。
  
      難道張云不想在云省混了嗎?
  
      老板一句話,可以讓張云無立錐之地。
  
      噗通!
  
      司機覺得以老板的性格肯定會暴怒,然后打電話給相關部門,或者地下世界的大佬,相信很多人愿意給面子,處理掉張云這個不懂事的東西。
  
      但是方志云的反應差點將司機嚇死。
  
      方志云跪在地上,面對張云,沉聲道:“張神醫,方某明白之前多有得罪,但請原諒我有眼無珠。神醫乃是心胸寬闊之人,懸壺濟世,拯救滄桑,希望不要與我計較。”
  
      張云平靜的看著他。
  
      方志云看不到,可是感覺到張云可怕的眼神,心中駭然,想起在醫院,此人散發出的霸氣,年輕一輩中,從未見過,心中凜然,看來不拿出點東西,對方不可能治療。
  
      他不相信張云是個活菩薩。
  
      方志云粗略收集過張云的資料,發現杏林春有個鬼醫,處理疑難雜癥很有辦法,即便是不治之癥,也可以救活,越發對張云有信心,起碼比黃堃強很多。
  
      只是黃堃并不知道,還自以為天下第一。
  
      “你知道規矩?”
  
      張云終于說話,讓方志云松口氣,只要愿意談,就有希望。
  
      方志云點頭,說道:“雖然張神醫條件苛刻,不過我有一樣東西可以交換,說不定神醫感興趣。”
  
      張云心中冷笑,讓方志云拿出全部資產是不可能,畢竟方氏集團如此大的財團,在云省的影響力極大,如果因為治病,將全部家產捐出去,必然會引起軒然大波,并且方志云可不像是愿意捐獻的好人。
  
      “我有一物,或許張神醫比較感興趣。”
  
      方志云示意司機去車子拿來一個黑色木箱子,放在桌子上,雖然看不見,但是眼睛不由自主的綻放興奮之光,說道:“這東西是我在三年前偶爾得到的。”
  
      張云望著箱子,面色平靜。
  
      如果只是珠寶,古董,張云不感興趣,但見方志云信心滿滿,露出稍微的興趣。
  
      “打開。”
  
      在方志云命令下,司機打開木箱子。
  
      張云看清楚木箱里的東西,忍不住瞳孔一縮,露出震驚之色。
  
      久久沉默。
  
      方志云感覺到張云的震驚,解釋道:“不知道用這個交換,是否可以讓神醫出手一次?”
  
      張云繼續沉默。
  
      他本打算讓方志云狠狠放血,現在改變主意,因為巷子里的東西,的確很重要,對任何一名中醫而言,都是無價之寶,甚至還蘊藏一個驚天秘密。
  
      “如果東西不夠,我還有一樣東西可以交換。”
  
      方志云從懷中拿出一個u盤,繼續道,“里面有葉璇想要的東西,或許看過之后,會對我有所改觀。”
  
      張云將u盤插在電腦,然后打開里面的視頻。
  
      視頻畫面出現的第一幕,是葉凌天,身穿著夜行衣,潛入一家戒備森嚴的實驗室……
  
      關掉視頻。
  
      張云盯著方志云,笑了起來,將來是老的辣,方志云縱橫云省多年,從不打沒把握的賬,現在將視頻和箱子拿出來,的確是讓人難以拒絕。
  
      “還不夠。”
  
      張云冷冷道。
  
      方志云皺眉,很想生氣,但是忍著,畢竟小命在人家手中,如果張云不愿意的話,空有再多錢,也不過是白紙一張。
  
      方志云做好很壞的打算,即便是大放血,等活下去再說。
  
      “第一,方氏集團旗下經營房地產公司,涉及到城中區的拆遷,你們已經得到開發權,不過需要與新美麗集團合作。”
  
      方志云心中詫異,第一條完全沒問題,反正與誰合作都一樣,還不如讓利給新美麗集團,說不定可以結交張云這個朋友,道:“沒問題。還有嗎?”
  
      “第二,你幫柳城建立十個孤兒院。”
  
      方志云點頭,說道:“沒問題。”
  
      “第三,我讓你每年做善事,捐出一個億,用來改善民生。”
  
      方志云想了想,每年捐出一個億,其實方氏集團有慈善基金,每年會捐出三個億,不用張云說,他已經在做,做慈善,一個是立名,一個是避開重稅,很多富豪都在做。
  
      “將手掌拿出來。”
  
      方志云一愣,隨即詫異道:“沒有了嗎?”
  
      張云淡淡看著方志云,道:“你還想我提條件?”
  
      方志云訕訕不已,將手掌伸出來。
  
      “你中的是阿爾法病毒的進化版,原有的辦法已經不管用。不過我已經給小蝶軒施針,不日會痊愈。你只要注入小蝶軒身上的血液,便可以痊愈。”
  
      張云說道。
  
      方志云表情僵硬,如此簡單,就可以治好體內的病毒?
  
      張云不悅道:“如果不相信我,盡管回去試試。”
  
      方志云心中狂喜,他如何不相信,小蝶軒的病情變化,就是張云提前預判,醫術之高,不用多說,既然小蝶軒身上的血液可以治療自己,還等什么?
  
      “方董,希望你記得自己的諾言。我可以救你,也可以有很多辦法,讓你重新變成這樣。”
  
      離去前,方志云聽到張云輕描淡寫的事情,背脊發涼。
  
      “張神醫,請放心,經過這次的事情,我已經領悟很多,我不會再與黃堃合作,而且會加強跟新美麗集團的聯系。”
  
      方志云語氣堅定,算是表態。
  
      張云心中詫異,沒想方志云轉變那么快,語氣真誠,不似作假,猶豫一下,突然提醒道:“我看方董三天之內必有血光之災,而且危險來自身邊之人,小心為上。言盡于此,不送。”
  
      方志云心神狂震,覺得張云此刻高深莫測,充滿神秘氣息。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33个号码选6个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