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異世鏗鏘行 > 第一百五十章 相遇
    “不用這么麻煩,我的傷好的差不多了,真不礙事了!”
  
      洞中,蕭南正在靜心吸納,來到這里五天,令他們想不到的是,竟然沒有闕環城的人尋到此處。
  
      整整五天的時間,他們都得到了很好的恢復,每天早上,陸渺瑩都會來給他換一次藥。
  
      蕭南對她面露微笑,頗有討好的意味,可陸渺瑩板著臉,自顧自的取出藥瓶、白綢之類的東西放到茶幾上。
  
      “把這個服下。”她取出一枚丹藥遞了過去。
  
      蕭南連忙接過,“每天都勞煩你,我也是實在過意不去。”
  
      蕭南的確感覺有些別扭,說是受了她的恩惠吧,可對方始終沒有給自己好臉色,而且每次都是惡聲惡氣的,有幾次問女子的姓名、家氏來歷,都會被她瞪眼惡語頂撞回去。
  
      “衣服松一下,把肩露出來。”
  
      蕭南只好照辦,綁縛肩頭的舊白綢被解開,女子又是好一陣對傷口的擦洗,只是不像第一次時那么輕柔。
  
      可蕭南仍覺很享受,靠在椅背上,兩眼微瞇,“你自己的傷口好的怎么樣了?”
  
      蕭南每次都會相問,可女子每次都不會作答。
  
      下午的天氣很好,十來個孩子都在外面的野地里嬉戲,蕭南因修煉的緣故,他也只是偶爾會抱著自己救回的嬰孩兒,對他嗯哦逗弄片刻。
  
      現在已經是深秋時節,他抱著孩子,踩著滿地枯黃的落葉,在女子侍衛布置的隱秘陣法之內來回溜達。
  
      忽聞一絲清幽淡雅的香氣,他環顧四周,移動腳步搜尋了片刻,終于在一塊大石背后找到了香氣散發的源頭。
  
      幾珠開著殷紅花朵的小植物,在這深秋的寒意里,竟然撐開了密集的落葉,傲然的搖曳著它開出的嬌艷花朵。
  
      他彎腰摘下一朵,花兒美似少女的紅唇,蕭南拿著花朵輕觸嬰孩白嫩的臉頰,然后把它插在了嬰孩的襁褓上。
  
      剛準備離去,他似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又彎腰采摘了數朵握在手中。
  
      把懷中的寶寶交給了婦人,他拿著花束走進了女子的洞窟,女子雙目微閉,和他前幾日進來時的情形一樣。
  
      蕭南知她不愿意搭理自己,便把花束擱放到她身旁的小桌上,隨即瞄了一眼她的臉龐,頓覺旁邊的鮮花花黯然失色。
  
      等蕭南離開了洞府,陸渺瑩睜開了眼睛,看見令她身心都為之一亮的嬌美花朵,心間自然為之一甜。
  
      可隨即眉頭一鎖,“我就說嘛,你果然是個下流胚,見到好看女人,就會動歪心思,勾搭了衛雙靈那個賤人,你還嫌不夠,又來勾搭我?”
  
      她越想越憤怒,伸手就抓起那數朵花來,抬手就向洞外扔了出去。
  
      只是花兒還沒落地,又被她施展魔法重新召回了手中,喘息了好一會兒,她的情緒才平復下來。
  
      她把花湊到鼻端,“我就由著你,看你到時候怎么收場。”她取出一支最完美的小花斜插到了發髻上。
  
      隨即她又有些傲嬌的得意起來,“哼,還沒有男子不會被我迷倒的,你偷看我,要是別人,我早把他眼睛給挖出來了……。”
  
      她正想著,一個男子的身影突然一晃就到了他的身前,倒是把她給著實嚇了一跳。
  
      見是潘成,正欲呵斥,對方就已躬身開了口:“小姐,我們的人來了。”
  
      “誰?在哪兒?”女子跳起身。
  
      “一里外,我見像是二公子他們。”
  
      “我二哥?我就知道他最疼我,你快去接他們來。”
  
      潘成離開,陸渺瑩凝目著手中的花朵,她尋思片刻,便展眉露出一個狡黠的笑意,她拔下剛插于發間的小花,取出一枚丹藥服下。
  
      只是眨眼間,她的面容就發生了改變,隨即她又快速的換了一身衣裙。
  
      沒多久,上百人的一支隊伍便來到了蕭南他們的洞府前,已回到洞中修煉的蕭南聞聲驚駭萬分,連忙祭出嘯天劍,一個躍身便閃身到了洞外。
  
      “蕭南!”一個粉白相間的身影猶如疾風一般撲到了他的身前。
  
      “雙靈是你,你來了!”蕭南眨了眨眼睛,頓時驚喜萬分,出現在眼前的不是別人,正是曾經生死相依的衛雙靈,
  
      這一驚一喜,讓他手中的長劍哐當一聲掉到地上,好半晌他才又開口道:“你沒事就好!你沒事就好!”
  
      衛雙靈抓住蕭南的胳膊抽泣出聲,蕭南也是激動的雙眼盈淚。
  
      兩人正淚眼相對脈脈柔情間,忽地一個淡藍身影從側面似疾風一般襲過,一股強大的力量把蕭南的整個身體卷起,直撞到一顆參天大樹的樹干上。
  
      “小妹……。”陸渺瑩的二哥陸羽杰也飛身到了大樹近前。
  
      “渺瑩姐別……。”衛雙靈哭著嚷道。
  
      “渺瑩姐……。”站在一旁的荀悅也是緊張的叫了出來。
  
      蕭南的后背緊貼樹干,整個人都有些發懵,到不完全是被這一擊造成的。
  
      剛和自己做夢都想見的衛雙靈相對,可只是剎那間,他又和自己曾經日思夜想的另一個女人來了個面對面。
  
      他呆呆的望著眼前這個糙黃皮膚的大眼睛姑娘,他嘴唇蠕動著,眼淚已經開始順著臉頰滑落。
  
      他抬手揉拍了幾下自己的雙頰,囁嚅道:“你也在這兒?你還好嗎?”
  
      陸渺瑩冰寒著臉,聽了他這輕柔的問話,淚水也是忍不住的垂落,“我好不好,難道要你管?”聲音低沉冷厲。
  
      “你怎么生這么大氣?”蕭南感覺心中暢快,也許是因為一直以來所見的仇敵居多,此刻突然和自己最想見到的人、也是最親近交心的人重逢,自然覺得異常溫暖。
  
      “哼,我生氣?和你這頭豬有什么好氣的!”
  
      蕭南一揚眉,低頭瞄了一眼一直懸在自己胸前、刀尖直對胸口的匕首,他抬起一只手,想要去捏拿這柄泛著桃紅光芒的可愛武器。
  
      “別以為我不會殺你!”陸渺瑩見狀冷哼道。
  
      蕭南重新抬頭望著她,忽地略帶驚訝的表情說道:“呀,你怎么長了這么些白頭發。”
  
      “啥?”陸渺瑩聽他這么一說,向上翻了一下眼睛,“哪兒有白發?”
  
      蕭南連忙傾身,順勢伸出手臂,用指尖在她頭上輕點了一下,“這里有一根兒。”
  
      然后他的手往下移動,又點了點他的耳朵,“這里也有一根兒。”
  
      接著點到她的大眼睛上,“這也有。”
  
      “還有這兒。”蕭南最后點到了她的下巴。
  
      “你!”陸渺瑩知道他最喜歡使用岔開別人注意力的手段,可她這次還是上了當,不由嘆了一口氣,冰冷的表情頓時融化,把頭一垂,直對蕭南胸口處的匕首也悄然消失。
  
      “哼!”一個讓蕭南渾身一個寒顫的哼聲再次響起,蕭南還沒來得及側目,站于一旁的一個身影飄然飛去。
  
      旁邊數人同時出聲:“衛小姐……。”

33个号码选6个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