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我會做傀儡 > 249 劍宗的挑戰

  “嘭!”忽然,一聲巨響,郭青并沒有感覺到自己受到了震驚,他睜開自己的眼睛就看到了王中乾竟然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到了自己的面前了。
  郭青忍不住直接就呼出了一口氣了,不知道為什么,只要是王中乾出現了他就能夠感覺到安全。
  “你沒事吧?”王中乾略微緊張地問道,自從擊敗杜騰之后他就一直都在默默地尋找著郭青的身影,所幸在這最后的關頭找到了郭青了。
  “你...”剛才那名受到了王中乾的攻擊的人已經變得極為憤怒起來了,“你竟然敢偷襲我,算是什么本領?”他并不知道王中乾的實力,還以為王中乾只是一個趁著亂子來撿便宜的人而已。
  “那好,我現在不撿便宜了怎么樣?”王中乾對著此人發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但是只要是對于王中乾有著一定了解的人就知道王中乾已經變得認真起來了,他一認真,就代表著即將會有重要的事情發生。
  果然,王中乾本人仿佛帶著一種極強的壓力一般,甚至于已經讓對方略微有著一些喘不過氣來了,這就是現在的王中乾。
  “好!”青年也并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他直接對著王中乾就沖了過來了,然而下一秒就再度被王中乾攻擊回去了,這中間的程序看起來似乎是極為簡單的。
  “你是自己下去還是我送你下去呢?”王中乾笑著對他說道,但是他這一次的笑容卻是已經讓對方變得極為忌憚起來了,在了解到了王中乾的實力之后整個人終于感覺到了困難了。
  “我自己下去吧....”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最終還是走了下去了,畢竟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實力的碾壓已經證明了這一切了。
  剛才的那一句話似乎已經成為了王中乾的口頭禪了一般,周圍的人也已經認識到了王中乾的厲害之處,一時之間王中乾與郭青倒是變得安全起來了。
  “神鬼門的那兩個人呢?”王中乾剛才一直都在戰斗,所以對于神鬼門的那兩個人此刻的情形并不是很了解,若是能夠幫助到對方的話他還是會毫無疑問地選擇幫助的,畢竟他們至少是伙伴的關系。
  “你看吧...”郭青本來是想要說不知道的,但是他的目光無意之中看到了臺下的猥瑣青年兩個人了,忍不住直接就對著王中乾努了努嘴。
  順著郭青努嘴的地方,王中乾一看就看到了對方那兩個人難看的表情了,他忍不住有些想笑,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已經被人家給打下去了,那么接下來他們就沒有合作伙伴了,不過這對于王中乾來說也沒有什么關系了,他之前之所以與這兩個人為伍完全都是為了減少一點麻煩而已。
  如今,臺上不到一百個人已經證明了這一點了,至少在人數的這一方面已經變得急速減少起來了,這是王中乾希望看到的事情。
  王中乾的兇狠在這里幾乎已經是出了名了,一般的人根本就不敢與王中乾做出斗爭,就連遠古門派的一些人都默默地把王中乾的臉給記下來了,為的就是希望自己不要惹到王中乾。
  他們兩個人現在的情況倒是比較清閑起來了,因為并沒有選擇來找王中乾他們的麻煩,而這個時候,遠古四大門派已經受到了一些小門派的影響了。
  這些個小門派雖然實力并不怎么樣,但是他們卻是勝在了人數之上了,有一個隊伍似乎比較順,加上他們的普遍實力還可以,在最后的關頭竟然直接就選擇了一個遠古門派了。這是對于權威的挑戰。
  他們的人數雖然多,但是個人實力并沒有遠古門派弟子那么強大,這樣一來卻是并沒有能夠堅持多長的時間。
  石雪所帶領的南極宗除了杜騰之外其他的都是比較愜意的,因為他們從來就沒有受到過任何人的挑戰,這也是他們愿意看到的事情,若是一直到只剩下二十個人都沒有人挑戰的話,那他們將會受到更大的好處。
  然而事情永遠都沒有想象當中的那么順利,作為遠古四大門派之一的劍宗已經有著一些坐不住了,他們多年來都輸與南極宗在對著干的,雖然一直以來都是處于劣勢的一方,但是他們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挑戰,此刻的他們已經隱隱之間有了一些想法了。
  “楊師兄,按照門派當中的長老的意思,若是能夠讓南極宗的弟子出局自然是一件好事,你看現在南極宗只有三名弟子,是咱們最好的機會,咱們應不應該....”遠古四大門派之一的劍宗已經有著一些坐不住了。
  楊剛是劍宗的最為天賦的弟子,他生有一張國字臉,臉上的表情卻是不怒自威,讓人根本就不能夠清楚他的心里到底是在想著什么事情。
  “你所說的有道理。”聽了自己的師弟所說的話之后,楊剛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的,對于這件事情他其實一直都是默默地在考慮著的,只是一直都沒有什么好機會而已。
  此刻,南極宗的弟子少了一個人,對于他們來說卻是一件極為少見的事情,他不能夠不動心。
  楊剛把自己的目光放到了臺下去了,只見坐在比武臺下方的一名老者直接對著他點了點頭,兩個人彼此之間仿佛在傳達著什么訊息一般。
  楊剛這才松了一口氣了,對于自己的想法變得更加肯定起來了,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他們劍宗卻是已經到了揚眉吐氣的時候了。
  “楊師兄,怎么樣?還請趕緊做決定啊,不然待會只剩下二十個人恐怕情況就不容客觀了啊!”站在他一旁的一名劍宗的弟子卻是著急地說道。
  “走。”楊剛點了點頭,在他的心里面卻是已經做出了一個決定了,他們四個人,石雪他們才三個人,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而且他自認為自己比石雪的武功更加厲害,所以此刻才會有這樣的一個想法。
  既然已經做出了決定了,劍宗的弟子們立刻就把自己手中的長劍給拔了出來了,作為劍宗的弟子,在劍術的這一方面他們自然是有著獨特的見解的,而且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會是他們的對手。
  幾個人直接走出了那個黑色的圓圈往南極宗的弟子們那邊走了過去了,他們此刻幾乎是胸有成竹的,畢竟在人數這一方面他們已經占到了一定的優勢了。
  在他們前進的時候,周圍的一個十多個人的團隊已經被遠古四大門派之一的風云山給趕了下去了,風云山的整體實力幾乎是毋庸置疑的,他們當中一個人直接就可以打好幾個人了。
  這一次風云山對于小門派的打擊直接就讓其他的小門派放棄了與遠古門派之間的決斗了,他們根本就沒有想到能夠做到擊敗杜騰王中乾是付出了多少的努力的,否則也不會去找死了。
  此刻最為樂得清閑的人無非就是王中乾與郭青兩個人了,一般的小門派的人不敢與他們進行對戰,而遠古門派的人卻是直接不屑于對人家進行挑戰,除了劍宗的人。
  王中乾的目光被劍宗的這群人給吸引過去了,他發現這四個人竟然直接就選擇了走出圓圈然后往南極宗那邊走去,似乎讓人一看就已經是知道了他們的目的了。
  “他們難道想要把南極宗的人給趕下去?”王中乾問道,心中不知道為什么竟然已經變得有些擔心起來了。
  “這很正常啊,遠古門派之間的矛盾其實是更加嚴重的,只是他們沒有表現出來而已,現在南極宗少了一個人,對于他們劍宗來說無非就是一個絕佳的機會,他們近些年以來一直都想要挑戰南極宗呢。”對于這方面的事情,郭青似乎比較了解,他心不在焉地說道。
  自從有了王中乾的庇護之后,郭青總算是安靜一點點了,至少沒有人來挑戰自己,周圍打得很是熱鬧,但是對于他們來說根本就不能夠有多少的影響。
  “走,咱們過去看一看。”王中乾不由分說地直接就跟上了劍宗的腳步了,對于這個劍宗他還是比較感興趣的,畢竟他們的劍看起來似乎還是比較有著一些個性的。
  “啊?我覺得我們還是不要多管閑事吧...”似乎是能夠清楚王中乾在想著什么事情一般,郭青喃喃說到,兩個人好不容易走到了現在,他可不愿意就因為多管閑事而被人家踢下去。
  “就看一下,不管閑事。”王中乾瞪了他一眼,心中卻是已經不知道在想著什么了。
  聽到了王中乾所說的話之后,郭青這才松了一口氣了,他之所以能夠走到現在完全都是因為王中乾的關系,對于王中乾的話他還是比較相信的。
  兩個人跟隨著劍宗的腳步直接就來到了南極宗所在的地盤了,雙方一碰面似乎就已經有了比較強的*味了,王中乾已經暗自咋舌起來了。
  “楊剛,你想干什么?”石雪站在隊伍的面前,她的臉色略微有著一些難看,因為自從楊剛往自己這邊走的時候她就已經感覺到了事情似乎并不是很妙起來了。
  “哈哈,石雪,你這么緊張干什么啊?我們劍宗的人只是來與你切磋一下而已,怎么?你難道害怕了嗎?”楊剛對于自己的目的倒是并沒有隱藏的意思,他開門見山地說道。
  聽了對方所說的話之后,石雪的臉色立刻就變得有些難看起來了,他的額頭上也生出了一些細小的汗水,若是在平常,她根本就不會害怕劍宗的人,但是現在若是三打四的話對于他們這些遠古門派來說是有著很大的差距的。
  畢竟,遠古門派的弟子們的實力幾乎都是差不多的。
  “楊剛,你作為一名男人,難道愿意以多欺少嗎?”石雪趕緊說道,她根本就沒有想到楊剛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這無非就是在等于趁火打劫。
  這個時候,臺下的趙天也已經發現了場上的情況了,他看了一眼劍宗那邊,目光明顯已經變得有些閃爍起來了。
  這個劍宗的確是挺會趁火打劫的,早不來晚不來竟然直接就選擇這個時候來挑戰,這是趙天的一個失誤,他本以為自己門派的弟子全部都會順利地來到第三輪,但是現在看來,事情已經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簡單了。
  

33个号码选6个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