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網游永恒之逆命法神 > 幕后真兇

  野虎嶺的山下駐地,一群衣裳破舊的官兵在山下守著。顯然這就是昔時屠狗者接任務的地方。
  
  “年輕的勇者們,你們居然活著回來了。真的是太慶幸了。”一個左臉留著爪印的NPC開口說道。他的頭上寫著老大的名字:高康,下面還有一行小字新火城治安護衛隊第三分隊隊長。
  
  “高康隊長,我們不僅活著回來了,還帶來了戰利品。”說完昔時屠狗者把眾人打到的猛虎頭顱都拿了出來。
  
  “你們居然擊殺了這么多猛虎,什么,這個頭顱是?勇敢的勇士,請允許我代表整個新火城感謝你們為了猛虎嶺做出的貢獻。”
  
  “叮,你完成了任務虎患。獲得了經驗9000,獲得聲望400。獲得了道具:護衛護腿。”
  
  護衛護腿:白銀鎧甲裝備等級:20級防御+20力量+10體質+8
  
  丁漸獲得了一件不錯的白銀器,心里還是挺高興的,而且加上自己剛剛打怪殺Boss的經驗,丁漸的等級已經來到了21級。起碼下午沒有白練。隊伍里面的其他人也都有所收獲。而更讓丁漸覺得開心的是,這個任務居然是一個連環的任務。
  
  “我們調查了野虎嶺,發現這里的野虎雖然兇猛,但是從來不會主動下山挑釁,而這一次的暴動肯定另有原因。所以我擔心才帶隊過來。然后發現這件事情的背后一個陰影的存在。雖然我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但是我們知道這個人有操作野獸的能力,為了防止他操作其他的野獸繼續為害,所以我希望你們找到這個人,然后把他押來新火城。我一定會重謝你們的。”高康開口說道。
  
  “叮,是否接受任務,該任務為一次性任務,難度極高,請慎重選擇。”
  
  “這個提示有點恐怖啊,按照我們剛剛那個任務的情況下,這個任務起碼是C+,甚至可能是B-的任務,而且還會有一定的不利條件產生,也就是如果我們失敗,最后遭殃的可能不僅僅是我們。小漸、茶香,你們商量下這個任務要不要接。”
  
  “高隊長,這個任務這么難,我們是不是可以多邀請一些同伴一起呢?”丁漸這個時候問道。
  
  “當然可以,不過你們最好只有一個小隊過去,不然的話打草驚蛇了就不好了。”高康這個時候囑咐道。
  
  “也就是我們還能再找一個人幫忙。”丁漸很理智的分析道。
  
  “我們現在的陣容,單從做任務的角度上應該沒什么問題,只是缺少一個遠程的法系輸出。雖然這個任務的風險感覺很大,但是看得出來這個任務的獎勵應該真的很豐厚,我想賭一把。”丁漸這個時候說道。
  
  “我都可以,只要你們不覺得我拖后腿就行。”裊裊茶香也不是一個特別會拿主意的人。
  
  “小漸這樣才有膽識,富貴險中求,我自然是沒有意見,不過最后一個人選要斟酌一下,需要一個靠譜的高手,雖然我們的實力還是可以的,但是來的人越強,這個任務也就越保險。”昔時屠狗者說道。“我和偷雞兩個人基本上沒怎么接觸外面的玩家,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小漸。”
  
  “放心吧!”丁漸一點都沒有猶豫,直接就發信息給了女巫,畢竟身邊的靠譜的玩家里面,女巫絕對是最靠譜的。
  
  “做一個地圖任務,暫時沒空。”女巫的回答很干脆。顯然這個地圖任務應該不簡單,不然女巫也就不會說出來。
  
  丁漸有點撓頭,其實他認識的人也不是特別多,女巫在做地圖任務說明陳佳妮幾個肯定現在也沒空,丁漸看了看自己的好友列表,連調皮的橙子的顏色都是暗的。但是有一個人的名字是亮著的,而且這個人顯示的職業讓丁漸有點驚訝,原來這個家伙也轉職成了隱藏職業,而且等級居然還比自己高一級,達到了22級。
  
  “平靜,有沒有空,這里有個高難度的任務需要一個法師幫忙。”丁漸尋找的人自然是平靜的心。當初在新手村結識的伙伴。
  
  “你都跨主城找我了,看來不是一個簡單的任務。我正好手頭的任務剛結束,你稍等我一下。”平靜的心回話也非常的明了。
  
  “好的,等你。”丁漸掛斷了私聊,在隊伍里面說道:“找了一個22級的雷電頌唱者,這個應該問題不大了。”
  
  “22級的隱藏職業?小漸,你都認識的是些什么人啊。不過我們這個隊伍除了坦克和治療,其他三個輸出都是隱藏職業,也很少能找到更給力的隊伍了。這個任務可以賭一把了。”說完,昔時屠狗者咬牙接下了任務。
  
  “叮,你接受了任務:。”
  
  :尋找野虎嶺動亂的并消滅它。唯一任務,任務難度:B-,任務可共享人數:5。
  
  B-的難度,真的有點讓丁漸驚訝到了。雖然他之前有猜測可能會是這個難度的任務,但是真正接到的時候還是有些不知所措的。
  
  “這個難度,我們只能拼一把了。”丁漸說道。“都先回城先準備一下吧。”
  
  其他的不說,單是藥水和裝備耐久肯定是要帶滿,而丁漸也想回城買點材料去提高一下自己機關傀儡術的等級,因為下面一個等級有一個還挺適用于戰斗的傀儡。
  
  眾人回去會約好時間地點就各自去準備了,而丁漸則是修理了裝備就直接在雜貨店門口練習起了機關術,好在之前殺野虎的時候金幣大家都是平分。所以打到了不少的金幣。丁漸也是沒有吝嗇這些金幣,直接購買了不少的材料,直接把自己的機關術沖到了自己需要的等級。
  
  “我到新火城了,廣場見?”這個時候,平靜的心已經趕到了新火城。
  
  “等我2分鐘,馬上到。”丁漸把一些沒用的東西放進了倉庫,趕緊前往了新火城的廣場。
  
  廣場之上,平靜的心安安靜靜的站立著,看起來就像一個菜鳥一樣。不過丁漸還是從他身上看出了不同,“你這根法杖?”
  
  “你小子眼光不錯,你過來就看到了我的法杖的不同了。這是我試煉抽獎獲得的法杖,是一個可成長的專屬法杖。”平靜的心平靜的說道。
  
  “可成長的神器?”丁漸沒想到一個游戲一出來就有這么變態的裝備。哥哥你是GM吧!
  
  看到丁漸的表情平靜的心就知道丁漸想多了。“不是沒有上限的,不然我就要被舉報了,最多只能達到30級的黃金器,不過相對而言,前期有這樣的裝備的確有不小的優勢。”平靜的心解釋道。
  
  “那還能接受,不然我都覺得我試煉的抽獎是垃圾了。”丁漸淡定了不少。
  
  “那你試煉拿到了什么,發來看看?”平靜的心也挺好奇丁漸的收獲的。不過當丁漸把破碎無雙發出來的時候,平靜的心終于不能平靜了。“你丫的得了便宜還賣乖,你這個技能簡直就是變態,你好意思說我的。”
  
  “運氣,運氣。”丁漸假裝謙虛地說道。兩個人正在互相“比較”的時候,其他三個人也到達了廣場。
  
  “你同伴不錯嘛,居然還有一個隱藏職業。而且戰法牧騎賊,這個陣容挺好的。快點把任務共享出來,我好做完了回不屈城。”
  
  “話說平靜你估計短時間里面回不了不屈城了。”說完丁漸直接把任務共享給了平靜的心。
  
  平靜的心也知道丁漸叫自己過來幫忙的任務絕對不會簡單,不過當丁漸把任務發給自己的時候,平靜的心還是有點被驚到了:“你能告訴我是你們誰有這么好的狗屎運嗎?”
  
  “先說說戰利品怎么分配吧!”丁漸反而是轉移了話題。“平靜你畢竟是我請來的,這個任務還不知道能不能完成,不過既然請你來了,如果完成不了,以后出了法師的極品裝備我會優先給你留著的,到時候再給你。如果任務順利,出的法系裝備,除非加治療效果或者是你有更好的裝備,都優先歸你。你覺得這樣可以吧!”
  
  “我都行啊。其實我是沖著和你的交情過來的。”平靜的心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
  
  “那茶香,就委屈你了。屠狗咱們兩個的裝備先看需求度,然后差不多就roll點。偷雞你覺得適合你的你就拿著,如果出了遠程物理的皮甲留著給茶香,正好她有個弓箭手的朋友。”丁漸難得把分配說的很清楚,畢竟這次如果真的有收獲,收獲一定是很大的,所以還是事先說好比較好。
  
  “放心吧,以后咱們就是一個公會的人,不至于那么小氣。直接開撥搞起吧。”昔時屠狗者還是很期待這次挑戰的。
  
  “走吧,順便路上互相介紹下技能什么的,畢竟這個難度的任務,肯定要精誠合作,小漸,你可不要藏私哦。”顯然平靜的心還是對于丁漸最感興趣。
  
  “我也很想知道你這個家伙最后有些什么樣子的技能,不過你放心,我們幾個里面可不止我一個人的技能會讓你吃驚。”丁漸對于平靜的心的興趣顯然也不小。
  
  在確定平靜的心的藍藥水足夠之后,一行人往地圖上標注的任務地點而去。一路上,對于各人技能的了解之后,平靜的心臉上略有點擔憂:“小漸,如果最后遇到物理系的Boss,我覺得你做T比較好。”雖然這個隊伍是一個三隱藏職業的隊伍,平靜的心內心還是相當的擔憂,不過他也不完全是擔憂。
  
  “小漸,這丫頭是系統給你的非誠勿擾吧!”
  
  丁漸沒想到平靜的心平靜起來如水,但是騷動起來比汽水還要冒泡,一時間都不知道該怎么好了,而且裊裊茶香屬于那種一害羞一尷尬就不說話的人,丁漸都有些后悔喊平靜的心過來了。不過這樣的任務,確實也需要這么一個有實力的人。
  
  任務標注的地點其實離野虎嶺并不遠。不過這個地方處于新火城幾個外圍的小山丘之間。雖然不知道那些NPC是怎么查到這個地方的。但是既然標注了,那就肯定不會錯了。眾人直接從野虎嶺過去,畢竟這條路上的危險已經被剛剛四人一起清理過了。所以前往任務地點的速度也是相當的快。畢竟大家現在都不是光腳的,起碼腳上都有一雙青銅品質的鞋。
  
  這一路上,丁漸、昔時屠狗者還有平靜的心一起討論起可能面對的Boss。
  
  “Boss有80%的可能是召喚系的。”在綜合了之前的任務之后,平靜的新突然拋出了這么一個結論,多少讓丁漸和昔時屠狗者有些措手不及。
  
  “根據?”昔時屠狗者也是多少需要平靜的心給出一個理由。
  
  “因為這個任務的前置任務。”平靜的心進入福爾摩斯狀態。“第一,這個任務叫做,能夠叫做幕后,尤其是相對于白額虎王這一只動物來說的幕后,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被控制了。第二,我神奇的第六感。”平靜的心很理直氣壯的說道。丁漸初聽第一條還有那么點回事,聽到第二點之后,有點想罵娘,什么叫第六感,你直接說你蒙的不就行了,還非要裝高深。
  
  “我不相信男人的第六感。”丁漸表示平靜的心太不靠譜了。“不過,我覺得你去前面那個理由我能夠接受。如果真的是一個通靈者的話,那么相對而言就好打很多了。當然要看招幾個了。”
  
  “我覺得以任務的強度,起碼是3個,不然的話,隨便組個隊伍不就輕松過了。不過,既然你們擊殺的白額虎王是任務的引導的話,那么召喚物的強度應該和白額虎王差不多,那么這個任務怎么可能有B-?”平靜的心按照自己的邏輯分析道。
  
  “肯定有什么原因。”昔時屠狗者這時候插口道。“我覺得你們就不要瞎想了,任務地點已經到了。”
  
  幾個人說話間真的已經到了任務地點,而一進到任務地點,丁漸發現來的不只是自己五個人,自己對面,還有著4個人。
  
  “女巫姐?你怎么在?”丁漸沒想到在這里居然會遇到女巫。

33个号码选6个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