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來自地球的魔王 > 五百八十一章 這個美人魚吃肉了!

  混混的臉色一變,所有的答案都呼之欲出了,里拉根特港的敵人或許不是教廷,但給予這小混混魔法卷軸的家伙肯定是敵人。
  這種事情阿拜樓見多了。
  等衛兵過來的時候不但沒責備阿拜樓,甚至還不停的道謝,感謝阿拜樓阻止了某場可能帶來毀滅性災難的背叛。
  “我不能收你這么多錢——”侍女小瓜閉著眼睛把四枚金幣遞出來。顯然她相當舍不得。
  而某種情懷促使她必須還給阿拜樓。
  “為什么。”柚母迷惑的眨了眨眼睛說:“我弄壞了你的東西,我覺得你收賠償是合理的。”
  “你們找出了背叛者,是英雄。”小瓜搖著頭說。
  “你很愛里拉根特港嗎?”阿拜樓笑著問。
  “當然,新的里拉根特港是鉆石雨果堅定的盟友,任何背叛里拉根特港的人都不值得原諒。就是有了鉆石雨果的幫助,我們才有最近的好生活。”小瓜虔誠的說。
  她少女懷春顯露無疑,手捧在胸口說:“你們知道嗎,是鉆石雨果的王拯救了里拉根特港——聽說他是一個英俊又帥氣的人。”
  “那你有沒有聽說過他黑發黑瞳。”柚母覺得好玩。
  “黑發黑瞳……我聽說過……”小瓜說著,意識到阿拜樓也是黑發黑瞳,心里頭總覺得有些不對,“我去給你準備食物了。”
  不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
  鉆石雨果的王怎么可能會在一個小小的海鮮店中吃烤肉啊,連前面的海葵亭都有些逼格不夠了——
  這家魷魚亭店面小,又人魚混雜,可不得不說,廚師還是有些功夫的,那蘋果派味道一般,可燒烤味道真的很好。
  肥厚的蘑菇串刷著秘制醬汁,油光呈亮,散發著迷人的香氣。
  柚母以一種很認真的態度對待盤子里的食物。
  說起來,這是她第一次吃熱食,還是人間的食物。
  “好香啊。”柚母盯著蘑菇說。
  美人魚可以吃蘑菇,鸚鵡石經常吃,阿拜樓自然就放心大膽的給柚母點了一份。
  他隨手抓起一串,量大而且便宜,蘑菇是里拉根特港附近森林的森林蘑菇,又大又肉,還很有嚼頭。
  秘制醬料微微有些甜味,應該是兌調了一些廉價蜂蜜,可是甜味本身并不廉價,這甜味一下子烘托了蘑菇的鮮美。
  “這家店的燒烤是貨真價實的。”阿拜樓評價。
  柚母見阿拜樓吃的香,也拿起了一串。
  “我忘了,剛出海的美人魚是貓舌——”阿拜樓說晚了。
  柚母已經被蘑菇燙到了。她捂著嘴滿臉通紅,一副快哭了的模樣。
  直到藍色的光治愈了疼痛。
  “呼——明明一直都和人類接觸,偏偏沒吃過人類的食物。”柚母惋惜的伸出半截舌頭。
  “晾涼了在吃。”阿拜樓拿起柚母的蘑菇串,替她吹了吹,很快就降溫了。
  他可以用魔法降溫,不過那樣會讓這場溫暖的飯局失去溫度的,所以阿拜樓沒有做。
  “好吃。”
  柚母捂著嘴巴慢慢的咀嚼,她能盡情享受這串已經被阿拜樓吹涼的蘑菇。
  很快,一串蘑菇就被柚母吃掉了,她露出滿足的神色。“真的好好吃。”她說著,期待著阿拜樓再替她吹涼一串。
  這場面更像是情侶間的行為,小瓜端著盤子偷偷的觀察,阿拜樓的黑發黑瞳太讓她在意了。
  柚母的食量本來并不大,可能是第一次品嘗人類食物的原因,她不知不覺間已經吃掉了半個蘋果派和所有蘑菇串。
  那一份特大烤牛排阿拜樓還在切割,吃了八成飽的柚母死死的盯著阿拜樓的餐刀把一大塊香噴噴的牛肉切割成各種小塊,然后送進嘴里。
  “那姑娘在偷偷的看你。”柚母止住饞蟲,海尼亞對她說過,美人魚是不吃肉的,也不會對葷食產生食欲。
  為什么她想要嘗嘗餐桌上的東西呢?
  阿拜樓叉子上的肉塊,柚母很想咬上一口。
  “是你提醒的她,人家本來沒想到黑發黑瞳這一點。”阿拜樓無奈的說。
  “整個泛大陸所有種族只有你是黑發黑瞳,連最相近的愛琴國都是黑棕色的頭發與瞳孔。”柚母雙手拄著臉看阿拜樓吃東西。
  “說起來,你明明也在看我。”阿拜樓見柚母的目光跟隨者叉子移動,不由得覺得好笑,分明就是個不知道掩飾的孩子。
  可能只是好奇而已,阿拜樓搖了搖頭,插起一塊肉遞到柚母的嘴邊,笑著說:“你想嘗嘗嗎?”
  他發誓自己只是開個玩笑,一直以來美人魚都無法吃肉,鸚鵡石說過,美人魚吃肉的味道就像吃一坨黏糊糊的泥巴,會嘔吐以及頭痛,還會引起諸多不良癥狀。
  他打算擺弄一下,然后再放回自己嘴里的。
  誰知道柚母毫不掩飾自己的欲望,見到阿拜樓叉子上的肉伸到嘴邊,直接“嗷嗚”一口吃了。
  這和預想中的不太一樣,阿拜樓呆了,柚母也呆住了。
  “我剛才吃肉了?”柚母疑惑的說。
  阿拜樓緊張的站起來。
  “你吃了,確實吃了。”阿拜樓說。
  他抓住柚母的肩膀,很認真的靠近柚母,臉都快貼上柚母了,“怎么樣?難受嗎?想吐嗎?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和我說。天啊,我到底做了什么——”
  阿拜樓自責,而柚母見阿拜樓為自己著急失措的樣子,不由自主的臉紅了。
  粉嫩的臉蛋像盛開的花朵般可愛。
  緋紅的臉蛋和柚母的癡迷這讓阿拜樓以為吃肉的后遺癥發作了,緊張的額頭碰額頭,感受柚母的體溫是否升高了。
  正常情況下人魚的體溫會在三十五度,超過三十七度就不太正常。
  據說后遺癥里還包含著體溫升高之類的東西。
  美人魚作為食素主義者是合格的。
  我都干了什么啊!阿拜樓自責的快要瘋了,柚母第一次吃人類的東西,他應該有所防范的,畢竟連鸚鵡石也出于好奇吃過肉類。
  “我王,我沒事。”柚母拍了拍阿拜樓的后背,表示自己沒有任何問題,“我并沒有覺得肉很惡心,也沒有發生其他姐妹所說的后遺癥。”
  她也有些苦惱。
  “提燈也試過吃肉,鸚鵡石也試過,她們兩個都頭暈惡心,為什么我沒事……我甚至還覺得肉比蘑菇串還好吃。”
  阿拜樓只能把事情歸咎于柚母本身的不同上了,她是鯊人魚,是“人間歌者”,沒準近海潮汐之主知道些什么,等下次見面的再詢問一下她好了。
  “如果不是壞事,那就是好事。”阿拜樓高興的用一只手抱起柚母,“這可能是我今天最高興的一件事了,美人魚身體不好,就是因為完全吃素的原因,我不知道你們的大海之母是怎么想的,給予你們和人類差不多的身體,偏偏還不允許吃肉,我一直都對這件事很懊悔。”
  柚母并不排斥阿拜樓把她舉高高。
  她笑著抱著阿拜樓的頭,像海尼亞那樣感受他頭發的硬度,“這樣我就可以把肉的味道告訴人魚姐妹們了,要是能改善只能吃素的體質就好了。”
  “所以說,你才是人間歌者啊~”阿拜樓高興的說:“這或許是大海之母賦予你這個稱號的含義。”
  人間行者感受見聞,學習知識。
  人間歌者享受世界,改變環境。
  近海潮汐之主一定有她的用意。
  “要是你不介意,我希望和你一起吃這份牛排。”柚母嘴饞的說。
  冷艷的美人魚美人哦,現在成了第一次饕餮的俘虜。
  看柚母吃的香甜,阿拜樓忍不住苦笑。
  “怎么了?”柚母擦嘴說。
  “我擔心我高貴冷艷的人間歌者,會被誰一頓食物拐走。”阿拜樓說。
  “我只吃你給我的,別人的面前,我還是那個有些殘忍的人間歌者。”柚母小聲的說:“這件事永遠不變。”
  美人魚都擅長調情嗎?可是她們總是會對后續的發展感到害羞,阿拜樓后面的話令柚母紅著臉走出了魷魚亭。
  “歡迎下次再來。”侍女小瓜揮舞著手不舍的說。
  她還在想柚母說的事,有些后悔沒第一時間和阿拜樓要一張簽名,不管是不是,要一張簽名總不是壞事。
  等小瓜去收拾剩下的餐具的時候,她以外的發現盤子底下墊了一張紙,上面寫著“阿拜樓”三個字,這一個名字立刻讓小瓜浮想聯翩了。
  他真的是那個人!
  難怪那么英俊。阿拜樓的臉立刻在小瓜的回憶里美化了數倍。
  那么的英俊瀟灑,那么的……
  “小瓜,把盤子快點收了。”廚房里的廚師父親喊。
  “爸爸!我一定要和你說這件事情,還有今天咱們……”小瓜沖進了廚房,餐具也不顧了。反正多出來的五枚金幣肯定更好。
  不一會兒,廚房里就傳出了小瓜父親爽朗的笑聲。
  按照海盜的說的,那個人魚禱廳并不難找,它佇立在很顯眼的地方,一個美人魚石像完美的立在水池中。
  絡繹不絕的祈禱者向水池投入硬幣或者禱告祈求出海平安。
  今天是柚母記不清的第幾次害羞了。
  “被人信仰的感覺讓我尷尬。”柚母如實說。
  

33个号码选6个多少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