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娛樂之電視臺大亨 > 第450章:
    了吃玻璃牛。”楊佳慧恨恨的說。
  
      很快,玻璃牛、海錐錐、糖葫蘆放到了收拾干凈的麻將桌上,張軍抽空看了一眼上海六百,乖乖!還在漲停的位置上,他的心里美滋滋的好受。
  
      大家圍坐在桌子旁,扣起了玻璃牛,老曹看起來今天挺高興,對著三個人說:“首先,我代表大家感謝你……們。”
  
      老曹的“們”字聲音拉的很長很重。
  
      老曹接著發表演說:“是你……們,在百忙之中來到這里,啊!,給大家帶來了好吃的,啊!哈哈。”
  
      老侯插過話來:“得得,我說吧!說,下午吃牛牛,”說著指了指玻璃牛。
  
      “下午吃牛牛,抓住小牛股,長大是大牛,咱也吃牛肉。”老侯得意的看看周圍。
  
      劉老爺子翻眼看看得意的老侯說:“這也叫詩?”
  
      “看我的吧。”老爺子說。
  
      大家高興的鼓起掌來,因為他們知道劉老爺子是個老保學。
  
      說:“股價直線漲,人逢心情爽,日日都如此,天天小麻將。”
  
      “咋樣、咋樣!”老爺子環顧了一下周圍。
  
      老曹挑起大拇指說:“忒俗!”
  
      王姨也挑起拇指說:“不俗,不俗。”
  
      接著看了看大家說:“那是是相當的俗。”
  
      哈哈哈……
  
      “得,惹不起躲得起,我到樓下溜達去,呵呵”老爺子說罷,起身離去。
  
      下午的行情依舊保持著強勢,3000點已經不再話下,散戶大廳里的人們群情激動,三五成群神侃胡聊的、斗地主的好不熱鬧。
  
      就連工作區的工作人員之間也在歡聲笑語,所有的人都憧憬著美好的未來;所有的人好像都看到了未來花兒一樣的世界,花兒一樣的天堂。
  
      在大廳的角落里,在最后一排的散戶椅上坐著一個人,他穿著黑妮子半大衣,頭發有些花白但是很整齊,一副眼鏡掛在鼻梁上,額上趴著幾條淺淺的皺紋,右手掐著一支點煙的香煙,優哉游哉的樣子。
  
      他就是劉老爺子,劉老爺子安安靜靜的看著這一切,劉老爺子的大局觀堪稱一絕,他一邊仔細觀察著,一邊細細的品味著,突然一股寒意涌了上來,他不知道這是為什么?他,沒有找到答案。
  
      很多的時候,劉老爺子喜歡一個人思考,他覺得這樣做得出的結論更加的客觀,因此,他默默的坐在那里,看著大廳里發生的事情,聽著人們的每一句話。
  
      在他的前排有幾個人在打著撲克,幾個人玩的興高采烈,毫不理會身邊有什么或者沒有什么,劉老爺子也被吸引了過去,他默默的注視著這幾個人。
  
      就聽一個人邊抓拍邊說:“你們覺得大盤能漲到多少?”
  
      一個帶皮帽的人看了一眼大屏幕說:“5000應該沒問題!”
  
      又一個人接過說:“差不多。”
  
      老爺子沒有插話,只是繼續默默的聽著。
  
      “皮帽”又說話了:“你們猜我那弟妹,兩年賺了多少嗎?”
  
      大家一起搖頭,表示不知道。
  
      “皮帽”不屑一顧的看了看大家,然后伸出四個手指。
  
      “四千?”
  
      “四萬?”
  
      “四十萬?”
  
      “是四倍!”皮帽佩服的說。
  
      “皮帽”繼續說:“最關鍵的就是她只是個新股民,真愁人!”
  
      “厲害、厲害。”一片崇拜之聲。
  
      抽過一支香煙,老爺子便起身在大廳里閑逛起來,一會看看立在墻邊的資訊、一會看看游戲,從表面上看輕松自在,而在老爺子的內心里已經有了一種不祥的感覺,這種感覺是多年養成的,也是多年股市里錘煉出來的。
  
      回到樓上,老爺子靜靜的坐在電腦前,緊鎖眉頭、半晌無語。
  
      老侯好奇的問:“感覺到什么了嗎?”
  
      老爺子慢條斯理的回答:“我感覺不對,但是說不出來。”
  
      他的話就像是在平靜的湖水里扔下一枚炸彈,頓起波濤。
  
      最年輕的楊佳慧有點沉不住氣了,說:“可別嚇我,我可是滿倉呢!”
  
      “呵呵,不急不急!”老爺子輕松的說。
  
      “那你為什么說感覺不對呢?”楊佳慧著急的追問。
  
      老爺子看了一眼楊佳慧,頗有深意的說:“火車剎車也有慣性,你說是嗎?”
  
      人們都不吱聲了,都在想著什么?
  
      張軍是這里唯一的“雛鳥”,只有聽話的份。
  
      老爺子打破了這短暫的沉默,說:“剛才樓下有人說:一個新手兩年時間賺了四倍,正常嗎?”
  
      方霞有些不服的說:“新手就必須虧嗎?”
  
      “我說的不是賺多少的問題,是遍地賺錢不是好事情的問題。”老爺子說。
  
      老爺子繼續說:“以前我在一本書中看見過這樣一個故事,說一個老僧,在別人都大賺特賺的時候他賣出,在別人大賠特賠的時候買進,別人就問這是為什么?老僧回答說:別人需要的時候我給他,別人不需要的時候我要,解救萬民于災難嘛!很多年之后,老僧富可敵國。”
  
      張軍喃喃的問道:“那老僧還不賠死呀!”
  
      老侯樂著拍了一下張軍的肩頭說:“雛鳥也!”
  
      哈哈哈哈……
  
      楊佳慧在一旁打趣說:“回家好好看書、記筆記哈!”
  
      說罷,抿著嘴咯咯的樂。
  
      “又是收盤時節,不要無語凝噎,明天依舊美好,回家小酒螃蟹。”老爺子站起身伸伸懶腰說。
  
      王姨聽罷,捂著嘴說:“誰陪我看牙醫,我的牙都倒了!”
  
      哈哈哈……
  
      張軍真的很聽話,回家的路上特意轉了個彎,來到北方書城,北方書城是這里最大的一家書城,他認真的翻閱著股票書籍,想從中找到答案,想找到那一絲的感覺,這方面的書實在的太多了,他需要獲得的知識也的確很多,上百本書籍讓他有些眩暈,他毫無目的一本一本的翻閱著。
  
      服務員走了過來問:“是新股民把?我介紹你幾本書好嗎?”
  
      張軍點點頭,說了聲:“謝謝!”
  
      捧著幾本新買的書,就像捧著圣旨一樣,張軍一路暢想著未來向家走去。
  
      他要尋找感覺,尋找股市中戰無不勝的感覺。
  
       
  
      第7節廟會偶遇
  
      第7節廟會偶遇
  
      一連幾天的行情都是在漲升中度過,張軍跟隨楊佳慧交易了幾次,感覺非常的好,也獲利了一些,張軍更加崇拜這位女中豪杰,從不認識相處到無話不談,倆人相處的非常的融洽。
  
      老侯沒事的時候也偷偷的問張軍發展的如何?每到這個時候張軍只是說,還沒什么呢!
  
      今天是星期五,大家照例在大戶室中閑談。
  
      王姨看了看大家說:“明天是廟會,有沒有信的啊?”

33个号码选6个多少组